安全管理網

創造條件 趁勢而為——孫子談安全監管之五

  來源:南粵安全文化網 
評論: 更新日期:2019年12月09日

這一天,安全生產黃埔大學堂又開課了。來自粵省各地的學員們魚貫而入,趕緊走進教室占坐有利的位置。大家安頓好了書本文具,抬頭看看講壇的方向,只見前面的教學屏幕上,輪換投映著一張張奇形怪狀的圖案,學員們不禁議論紛紛。

走進教室的孫武先生見狀,沒在立即開講,而是用手中的熒光教鞭指了指屏幕上圖形,問大家:“你們有誰知道這是什么圖形嗎?

學員們的腦袋都搖得像撥浪鼓一樣,異口同聲地回答說:“不知道。”

孫武捋捋胡須,呵呵地笑了起來:“這就是諸葛亮有名的《八陣圖》啊!”

“昔之善戰者,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也就是說,會打仗的人,總是首先創造自己不可被戰勝的條件,并等待尋求可以戰勝敵人的機會。”

“諸葛亮創制的《八陣圖》吸收了井田和道家八卦的排列組合,兼容了天文地理,排出天、地、風、云、龍、虎、鳥、蛇為名的八大戰陣,又演變出六十四小陣。再加上陣后另設騎兵二十四陣,游變往返,機動靈活。其實,這些陣法都是為了一個目的,就是創造克敵制勝的有利條件。”

“我們做好安全生產工作,也要善于創造有利條件,打勝事關安全節點的關鍵戰役。”

夷陵之戰:創造安全工作有利條件

若論主動創造有利條件,奪取戰爭的勝利,《三國演義》中三大戰役之一的“夷陵之戰”可以稱得上是典范。正是在這場戰爭中,吳國的少年統帥陸遜,巧妙利用天時、地利,創造條件,步步緊逼,以少勝多,大敗蜀漢的軍隊,最終為三國鼎立的大勢奠定了基礎。

公元221年7月,劉備親率蜀漢軍隊數萬人,對吳國發動了大規模的戰爭。先頭部隊,奪取峽口,占領秭歸,在夷陵(今宜昌猇亭)與吳軍對峙。吳軍以陸遜為大都督,統率5萬人抵御蜀軍。

陸遜年少,卻精于兵法,為避敵銳氣,一連數月扼守要地,堅不出戰,一直僵持到第二年的農歷六月。蜀軍將士逐漸斗志渙散松懈,失去了主動優勢地位。月的江南,正值酷暑時節,暑氣逼人,蜀軍將士不勝其苦。劉備無可奈何,只好將水軍舍舟轉移到陸地上,把軍營設于深山密林里,依傍溪澗,連營百里,屯兵休整,準備等待秋后再發動進攻。

等到蜀軍士氣沮喪,陸遜制定了火攻蜀軍連營的戰略反攻計劃。當時江南正是炎夏季節,氣候悶熱,而蜀軍的營寨都是由木柵所筑成,其周圍又全是樹林、茅草,一旦起火,就會燒成一片。決戰開始后,陸遜即命令吳軍士卒各持茅草一把,乘夜突襲蜀軍營寨,順風放火。頓時間火勢猛烈,蜀軍大亂。吳軍乘勢發起反攻,攻破蜀軍營寨四十余座。蜀軍潰不成軍,死傷大半。劉備乘夜依賴驛站人員焚燒潰兵所棄的裝備堵塞山道,才擺脫追兵,逃入白帝城。從此,魏、蜀、吳三國進入了“三足鼎立”的時期。

?由于安全生產工作涉及面廣,加之歷史造成的種種復雜因素,形勢嚴峻。我們要和當年夷陵大戰中的吳國統帥陸遜一樣,化不利因素為有利因素,創造出諸如“天時”(把戰爭拖到次年夏天)、“地利”(敵方連營百里)、“人和”(蜀漢軍隊厭戰)等有利條件,利用相關政策、人力資源和經費保證等有利條件,攻克安全生產的重點和難題。

金山戰鼓:安全監管要善于把握時機

孫武在屏幕上放映出一行字:“是故勝兵先勝而后求戰,敗兵先戰而后求勝。”有效地指揮戰爭,就要善于預計戰爭 可能出現的各種情形,把握戰斗的有利時機。大家都知道宋代的抗金戰爭中,有一個以少勝多的著名戰例,就是抗金名將韓世忠和他的夫人梁紅玉,金山擂戰鼓,大戰黃天蕩的戰斗。

宋高宗建炎四年(公元1130年),擔任浙西制置使的韓世忠攜夫人梁紅玉奉命鎮守京口,與前來侵犯的金兵在黃天蕩形成對峙局面。當時,金兵前線統帥金兀術擁兵十萬,戰艦無數。而韓世忠他們只有八千疲兵,如果硬戰,無疑是以卵擊石。在認真觀察和分析了黃天蕩的地形地貌后,梁紅玉心生一計,她決定利用黃天蕩一帶的有利地形和金兵長期對峙疲于兵事的有利時機,讓丈夫韓世忠率領小部分宋兵乘艦艇進湖,引誘金兵深入葦蕩;再命大隊宋兵埋伏起來,并采取以鼓為命,以燈為引,用火箭焚燒敵船的作戰計劃,由梁紅玉坐陣金山統一指揮。

不可一世的金兵果然中計,被韓世忠引入了黃天蕩。梁紅玉看準敵人“輕率追擊”、“疑惑遲滯”和“懼怕退兵”三個有利戰機,冒著箭雨親自擂響三通戰鼓。只見埋伏的宋軍萬箭齊發,頓時火光沖天,金兵紛紛落水,死傷無數。梁紅玉又以燈光為引導,指揮宋軍乘勝追擊,把金兵打得落花流水。“梁紅玉擂鼓戰金山”成為傳頌青史的佳話。

欲達到安全生產的目標,也要預計安全生產可能的各種情形,善于把握各種有利時機,有效地推動安全監管工作。就像打仗一樣,“先勝而后求戰”提前作好出可能出現各種情況的設想,并作出應對的各種預案,才能在最有利的時機,給敵人以致命一擊。千萬不能“先戰而后求勝”,打起來再說。如果這樣,安全生產工作就會陷于處處被動,甚至被事故牽著鼻子走。

鎮南關大捷:安全工作需要血戰的勇氣

《孫子兵法·軍形篇》說:“稱勝者之戰民也,若決積水于千仞之溪者,形也。”勝利的一方打仗,應該像積水從千仞高的山澗奔瀉而下,形成勇不可擋的氣勢。十九世紀末,朝清軍隊取得鎮南關大捷就是這種勇氣的表現。

1885年初,法國軍隊軍占領越南的諒山后,欲乘勢侵占中國廣西的門戶鎮南關。清政府為了安定邊疆,決定起用了退職老將馮子材幫辦廣西關外軍務。馮子材雖年近七旬,但雄心未減。3月21日,馮子材率王孝祺部出關夜襲法軍占據的文淵,擊毀敵炮臺兩座、斃傷法軍多人。

清軍的主動進擊,打亂了法軍的作戰部署,法軍指揮官尼格里決定不等援軍到齊即發起進攻。23日上午,法軍在炮火掩護,分兩路進犯關前隘,攻占了東嶺三座堡壘,并猛攻長墻。在這危急關頭,馮子材大聲疾呼:“法人再入關,有何面目見粵民?何以生為?”清軍奮勇抗擊。

次日上午,尼格里指揮法軍在炮火掩護下,分三路再次發起攻擊。法軍接近長墻時,馮子材持刀大呼,率領兩個兒子躍出墻壘,沖向法軍。全軍感奮,一齊出擊,與敵人進行白刃格斗。戰至中午,終將中路法軍擊退。與此同時,清軍各部在東嶺等地與法軍展開了激烈的爭奪戰。

入夜,馮子材根據戰爭形勢的變化,進一步調整部署,決定給敵人致命一擊。他命令由蘇元春部協守長墻,王孝祺部奪西嶺,陳嘉部守東嶺,并另調清軍抄襲法軍左翼。法軍三面被圍,當場死傷近300人,后援斷絕,彈藥將盡,被迫敗退。馮子材抓緊有利戰機,率部乘勝追擊,于26日攻克文淵,29日攻克諒山,共擊斃法軍1千多人,重傷法軍指揮官尼格里。隨后,馮子材率大軍又將法軍殘部逐至郎甲以南,取得了鎮南關大捷。

安全生產的目的是保障人身安全,提高產品質量和工作效率。在生產的過程中,一定會在若干重點部位存在若干重點隱患,特別是隨著新材料、新工藝、新設備、新技術等種種新形態出現和應用,新的不安全因素也會多層次、多方位伴生。我們一定要以血戰到底的勇氣,抓住重點,持續作戰,乘勝追擊,奪取安全生產工作的決定性勝利。

網友評論 more
創想安科網站簡介會員服務廣告服務業務合作提交需求會員中心在線投稿版權聲明友情鏈接聯系我們
©  安全管理網   
運營單位:北京創想安科科技有限公司
聯系電話:    E-mail:[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8049709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5057號
江西多乐彩开奖结果今